赛车

第三十四期为爱感天动地平坝斯拉河的来历

2019-06-09 12:44:2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佝偻病吃什么好
老人骨质疏松护理
怎么测骨质疏松

平坝全长32.9公里,优美的自然风光贯通景区,特别是引子渡水电站大坝建成后,高峡出平湖,形成水域为27.4平方千米、库容量为5亿立方米的高原湖泊。

从而使景区成为集高原湖泊和峡谷风光为一体的自然景观,加之景区周边聚居众多少数民族,神秘的民族文化、古朴浓郁的民风民俗,更增加其古老神奇之色彩。

在我们平坝,自古以来有一句俗话:“山高不过大云坡,水深不过斯拉河。”从这句当地流传的俗话中看出,平坝人民对群山起伏,崖高谷深,溶洞成群,森林茂郁,河水如练,湖光山色,风景宜人的斯拉河是分外的钟情和深爱了。

小时候经常听老人家说过这样一个关于斯拉河的传说!

在很久很久以前,贵州中部全是高山大岭,没有河流,每逢倾盆暴雨,地上一片汪洋,洪水淹没人间,人们遭受灾难。

在一个叫牛头山的山脚下,住着一个苗族寨子,寨中有个姑娘名叫玛博,生得十分秀气,聪明灵巧,刺绣、画蜡、家中事务,田地活路样样都会做。

寨里有个后生名叫诺学,长得英俊高大,是一位很能干的庄稼手,还有一身舞刀射弩的好功夫。玛博和诺学是同龄人,从小在一起玩耍,在一起打柴割猪菜放牛,跳花赶集一路去一路来。长大后他们相亲相爱,形影不离,难分难舍。

可是,玛博还很小的时候,他的父母已把她许给了邻寨有钱人家的儿子诺堂做媳妇。诺堂长得象猴子一样,身材瘦小,扣眉凹眼,模样丑陋难看,还有些憨痴,所以玛博不愿意嫁给他。可是苗寨的规矩,婚姻大事,父母作主,由不得儿女说一个不字。

当玛博长到十八岁时,诺堂家父母选定于冬月十六为他们成亲。诺堂家来接亲的这一天,玛博生死不肯穿嫁衣,父母非常生气。父亲发了一顿脾气,硬要逼她随迎亲队伍到诺堂家去成亲。母亲很为难地对她说:“博呀,你爹把你嫁给诺堂,他家有田有地,有钱有势,日子好过得很!我们是为你好嘛!怎么长大了一点话不听?你不嫁给诺堂,你爹要怪我,他要骂我打我的,叫我怎么做才好呢?”母亲说着流下了眼泪。

玛博一肚子气,实在憋不住了,嘟起嘴来顶她说:“娘啊,女儿喜欢的是诺学,而不是诺堂。今天爹娘要把我嫁给不喜欢的人,我死也不去!”玛博的母亲气得说不出话来,顺手捡起根木棍狠狠地打了她一顿。父母强逼,没有办法,玛博哭了一夜,第二天只得穿上了嫁衣,随诺堂家的迎亲队伍上了路。

玛博同接亲的人们走到杨鲁家田坝,她突然说,她胸膛痛得很,忍受不住了,要坐下来歇歇。可是诺堂死话不让她停下来,逼着继续走,她站着仰面朝天看了看,埋头往地上瞧了瞧,流下几滴眼泪,便一头向路边的石头撞去,立刻倒在地上死去了。

这下把诺堂和迎亲的人们吓昏了,埋头看玛博的躯体时,玛博变成了一只白色的虫蛹,看着看着,一只蜻蜓从白色的虫蛹里破壳而出,展开翅膀朝空中飞去,一会儿就消失在远处看不见了。诺堂只得和接亲的队伍一道回寨去了。

玛博的父母听到女儿死去的消息,伤心了一场,后悔不该逼女儿嫁给诺堂。然而人死不能复生,后悔也无用了。

原先玛博与诺学相好时,玛博预料到自己与诺学早晚要被拆散,曾将她的一条蜡染背带割断,半条自己留着,半条送给诺学,并说:“今后如果你见不到我,你就拿出这半条背带抖几下,我就会来到你身边。这两条背带如能连成一条,我们就能结成夫妻。”

诺学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玛博,心里牵挂,就来到杨鲁家田坝寻找。爬了一座座大山,走了一坝坝田坝,找了七天七夜,还是不见玛博的身影。他预感到玛博可能出了事,回忆起他和玛博形影不离的情景,想着想着,放声哭了起来。这时他想起了玛博对他说过的话,从胸口掏出那半条蜡染背带,不断擦着流下的眼泪。

这时突然传来问话声:“诺学哥,为哪样这样伤心?”诺学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抬起头来,抹去眼泪,看见一只蜻蜓在他面前飞啊飞啊,好像在对他说话。他四处看不见人,对蜻蜓说:“小蜻蜓,是你在对我说话吗?怎么你的声音这样熟悉?”蜻蜓说:“你不认识我了,我是你的玛博啊!”诺学吃惊地说:“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?”

玛博变成的蜻蜓把父母逼她嫁给诺堂,她不愿成为诺堂的妻子,撞死在岩石化蛹变成蜻蜓的事对诺学说了。一对情人相见,却是阴阳相隔,诺学对着蜻蜓痛哭失声,肝肠寸断,泪湿衣襟。

小蜻蜓说:“诺学哥啊,你别伤心,哭得我的心都碎了,我还有正事告诉你。”

原来,玛博没能与诺学结成夫妻,死不甘心,变成蜻蜓飞到天上,把同诺学相亲相爱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天上的宇王大仙,宇王大仙说:“你跟诺学成为夫妻并不难。人间一百二十年要暴发一次洪水,人类要受难,到时我叫你们下去为百姓做一件好事,你们如果能办好,我就让你们结成夫妻。但办好这件事要忍受很大的痛苦,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。”玛博说:“只要我和诺学能成为夫妻,什么样的苦我们都能忍受。”

诺学听了小蜻蜓的述说,明白了事情的经过,他想到了玛博与他的恩恩爱爱,想到了玛博为他作出的牺牲,然后向着高高的山崖下跳了下去。不一会儿一只蜻蜓从崖脚下飞了上来,与玛博变的蜻蜓一起比翼向天上飞去。

他们来到了宇王大仙那里,宇王大仙把他俩变成了两条蛟龙,配上了两只威猛的龙角,一身鳞甲金光闪闪,坚硬无比。宇王把他们关在牛头山的山洞里,等待洪水暴发时,让他们去为人间做好事,在黔中的崇山峻岭间打开一条河道,让洪水排泻出去。

光阴荏苒,日月如梭,转眼又是一百二十年。一天晚上,电闪雷鸣,暴雨倾盆而下,连续下了七七四十九天,洪水淹没了田坝、庄稼、寨子,人们正经受着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的苦难。

宇王大仙看到玛博和诺学为人们做好事的时机到了,他降临牛头山,手拿令牌,口念咒语,给玛博、诺学下指令说:“玛博、诺学,天降暴雨,洪水成灾,人间正在遭受苦难。我现在打开山门放你们出来,你们要从南向北在崇山峻岭间打开一条河道,让洪水流进海里,解除人世间的痛苦。你们二人要同心协力,为人间造福,功成之日,就能结成夫妻”。

夜半三更,鸡叫三遍,两条巨龙从牛头山飞腾而出,用坚硬的龙角拱开挡住洪水的大山,从南向北拱出了一条深沟。洪水跟在他们身后流动,滚滚流向山外。玛博和诺学经过千辛万苦,无数个白天黑夜,终于开挖到了一个叫奶发姐的地方,俩人开挖的河道同另一条叫六冲河的河道交汇,流入乌江注入长江流归了大海。

由于开挖河道经过的地方全是岩山石岭,玛博的鳞甲损坏了许多,全身是血,诺学的龙角也折断了几节。他们中途休息的地方,鲜血染红了整个山崖,人们就将这地方称为“红岩”。玛博和诺学把河道开通后,他们在河边居住,结成了夫妻。他们开通的这条河,人们叫斯拉河。

从此以后,黔中有了斯拉河这条河,这一带的人们不再遭受洪水淹没之苦。玛博和诺学居住的地方相传就在斯拉河引子渡的转坡大塘。现在每年水涨时,有时还能看到这段河里好像有两条龙在游动,相互缠绕、翻滚,亲密恩爱,老人们都说,那就是玛博和诺学。

来源 |贵州百科信息

整理 |Mr. Chen

亚马逊高价推手机“反向O2O”利弊同在
“以房养老”商业保险正式开闸北上广汉先行先试
杰特32分全队五人上双山东轻取福建收官常规赛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