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甲

天庭小狱卒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二百五

2019-10-19 00:09:2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天庭小狱卒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二百五

“你说不好,就敢赌那么大?输了怎么办?”刘浪下巴都快掉地上了。┡』.M他以为王铁柱有必胜的把握呢,没想到是拼运气。

“输了我就跑路,他追不上我的。以前,我在老家跟人打赌的时候,输了都是那么干!”王铁柱小声跟刘浪说道。

“呃……”刘浪彻底无语,不过,王铁柱说的也没问题,那个玄阶术炼师,修为只有小仙初期,而王铁柱则是小仙中期,的确占据着度的优势,真要跑,对方也拦不住,没想到,厚老实的王铁柱,也有着狡猾的一面。

赌约既已达成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场地中央。

刘浪之前分析猛虎心火一方会胜利,完全是从控火水平的高低上来刚才那玄阶术炼师,说独狼心火比猛虎心火,从品阶上,要强上一个档次,这倒是刘浪没考虑的。

所以,他心里给也给王铁柱捏着一把汗,万一败了跑路,王铁柱可就没法参加今天的选拔了,甚至可能被兜率宫拉进黑名单,再无拜师太上老君的机会。

“猛虎败了!”

就在刘浪全神贯注火比斗的时候,不知谁喊了一嗓子。

他定睛一持中的猛虎心火果然支撑不住,骤然后退,其对手一机会,立刻控制着独狼心火追了上去。

“哈哈,我今天倒要怎么自己拉自己吃!”番景象,那玄阶术炼师哈哈大笑起来。

刘浪本以为,王铁柱会立刻跑路,可是,王铁柱并没有动地方,而是一脸轻松地说道:“还没有结束。”

随着他的声音,场内形式忽然风云突变。

逃走的猛虎心火,猛然间,往旁边一闪,后面追击的独狼心火一下扑空,还没反应过来,那猛虎心火便欺身而上,一口咬在了独狼的脖子上。

独狼心火立刻恢复成一团亮黄色火焰,飞回到那名黄阶术炼师身前,瞬间融入到其心脏位置,黄阶术炼师身体一震,吐出一口鲜血。

心火相当于术炼师身体的一部分,心火受损,身体也会被反噬。

不过,他们只是互相切磋,所有,都留着手,伤的并不重。

那名拥有猛虎心火的黄阶术炼师一脸懵逼,他对这一招回马枪,并没有抱多大希望,没想到对方竟然没躲过去。

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胜利的玄阶术炼师,笑容一下就僵硬在了脸上。

“你输了!”王铁柱长出了一口气,然后笑呵呵地对那玄阶术炼师说道。

“不可能!”玄阶术炼师连连摇头,他指着王铁柱大声说道:“你肯定是秘密传音让他故意输,否则,最后一下,他不可能躲不过去!”

“我就是一时大意。”那名失败的黄阶术炼师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。

阶术炼师的表情,玄阶术炼师更加确定,自己上了鬼子的当了。

刘浪这时候,也有点回过味来。

那最后一下,的确是蹊跷。

不过,他跟王铁柱是一伙的,显然不能戳破,于是带节奏道:“这里可那么多人,不能输了就找各种理由不认账吧?”

“对啊,愿赌服输!”

“愿赌服输!”

很多人跟着嚷嚷起来,大家还从没见过自拉自吃的大场面,虽然很是恶心,但是也给人以无与伦比的期待。

那玄阶术炼师扭头就跑,他已经察觉到被王铁柱阴了,岂能甘愿受罚。

王铁柱早有准备,往前一窜,一把就抓住了那玄阶术炼师的肩头。

一个境界的差距,让那个玄阶术炼师毫无反抗之力,王铁柱像拎小鸡一样,将玄阶术炼师拎到了场地中央。

“你是自己拉自己吃,还是我把你打出屎来,然后喂你?”王铁柱笑呵呵问道。刚才这玄丹术炼师一口一个土鳖叫他,他早憋着一口气。

“呕……”玄阶术炼师吐了一地。

“还挺配合。接着吐,把肚子吐空了,一会可以多吃点。”王铁柱说道。

玄阶术炼师第二口,本来都吐上来了,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,因为,现在多吐一口,就意味着一会多吃一口。

“兜率宫之内,不得放肆!”就在大场面即将到来之时,人群后边,忽然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。

下一刻

,一个长相俊秀的青年,出现王铁柱面前,抬收一挥,王铁柱像段断了线的风筝,直接飞了出来。

王铁柱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,然后踉跄地落到地上,刘浪手疾眼快,赶紧将王铁柱扶住。

“段亦然!”

刘浪往场中一讶的现,对王铁柱下手的,不是别人,正是段家的段亦然。段亦然有着大仙巅峰的修为,一挥手,就把小仙中期的王铁柱打飞,也是正常的。

而且,刘浪还现,段亦然胸前挂着一个号牌,上面写着二百五。

这个号牌是参加选拔之人,签到时的,他和王铁锤也有,他是九百九十九,王铁锤是一千,段亦然这二百五明显在第二百五十个签到的。

刘浪没想到段亦然也会参加选拔,而且赶上这么一个吉利数字。

那玄阶术炼师爬起来之后,段亦然,立刻一脸的惊喜,仿佛找到了靠山,指着王铁柱和刘浪说道,“表哥,这俩人狼狈为奸,一唱一和的坑我!”

其实,从始至终都没刘浪什么事,只是最后带了一波节奏,没想到就躺枪了。

“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刘狱长!”段亦然这才注意到刘浪,他拍了拍表弟的肩膀,“放心,既然我在这里,就会给你主持公道。”

第一次到凡间仙狱的时候,段亦然被重塑肉身的哪吒坑了一把,回去之后,才想明白,刘浪分明就是帮凶。

他和哪吒签那协议的时候,刘浪早就吒的名字了,却没有提醒。

后来,段家和刘浪生了一系列的矛盾,段亦然已经将刘浪视为仇人,虽然,父亲跟他说了,不要再招惹刘浪,但是眼弟被坑,他岂能坐视不理。

段亦然将刘浪视为仇人,刘浪然同样不爽。

前天,段亦然的老爹,段泓阳还跑到凡间仙狱刷存在感,刘浪跟段家早就撕破脸了,所以,也没什么顾忌。

“如果我没段公子跟我来一样,也是来参加选拔的,这里是兜率宫,主持公道,似乎还轮不到你吧!”刘浪冷声呛道。公告:笔趣阁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:appxsyd(按住三秒复制)

安庆好的癫痫病医院
景德镇治疗龟头炎费用
汕头性病
北京天使儿童医院医生
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医生
分享到: